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被疫情“激活”的中小企业

2020-02-18

疫情来袭,中小企业俨然成了最难的市场主体。

据清华、北大联合调研的数据显示,34%的中小企业账上余额只能维持1个月,33.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17.91%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而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的刷屏自述,以及西贝、老乡鸡等知名企业主的纷纷“诉苦”,都真切地反映出现下中小企业所面临的困境。

然而,诚如一枚硬币有其两面,疫情除了给人类社会带来深重灾难之外,还能促成人类的自省,进而为经济社会的变革与进步带来新的机遇——就像当年的非典,催生了电商的现象级崛起,并带动了移动支付、快递、外卖等一众行业的发展。

那么,此次疫情又给中小企业带来了什么机遇?我想在本文中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大数据下的中小企业“危”与“机”

中小企业经营规模虽然不大,地位却不容小觑。

官方数据显示,当前中小企业数量占我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为国家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创造了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完成了70%以上的发明专利、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这些数据充分彰显出中小企业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就业增加、激发创新活力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与此同时,绝大多数中小企业都属于民营企业,而民营企业又是市场经济中最为活跃的“细胞”,对提升国民经济活力、培育新动能意义重大。

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中小企业过得好,国民经济就有保障;稳住了中小企业,也就稳住了中国经济的基本盘。

如此一来,眼下深受疫情所累的中小企业成了各方尤为关注的焦点,我们不妨借助百度搜索大数据的变化来一探究竟。

可以看到的是,自春节前后至今的疫情蔓延期,“中小企业”与“中国经济”的百度指数均有明显上涨,且二者走势呈现出高度的一致性;另外,在多数中小企业无法正常运行的情况下,关系到员工工资发放的“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指标,其近30天的搜索指数曲线呈明显的上扬趋势,含义不言自明。



若是放任深陷泥泞的中小企业不管,后果必将极其严重。为此,中央各部委与各级地方政府纷纷于近期紧锣密鼓地出台各种专项扶持政策,旨在通过减税降费、延迟缴纳社会保险、加大金融服务力度等手段来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宛若及时雨一般的政策,让无数中小企业欢呼雀跃。与之相应的,是中小企业对“尽可能满足标准并获得国家支持”的高度重视,“中小企业划型标准规定”百度搜索指数于近期的走高,便是最佳佐证。

读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政府的支持,就是疫情给中小企业带来的机遇吗?

当然不是。政策利好虽然能缓解中小企业的燃眉之急,但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它们的发展轨迹;若想涅槃重生,中小企业除了“他救”,更需要的是想办法“自救”,唯有自救者才能“天救之”,这才是决定中小企业命运的关键所在。

那么,中小企业又当如何“自救”呢?在回答这一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来聊点别的。

自疫情快速扩散以来,因居家隔离的客观需要与返工开学日期的延后,全国大多数人都被迫宅在家中闭门不出。另一方面,为了在隔离期也能维系经济的正常运转,很多企业都支持员工在家里进行在线办公,并采用线上办公系统、云视频会议等方式来促进各方的跨时空远程协作。根据百度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搜索大数据报告-复工篇》,“云开工”已成当下主流,远程办公需求环比上涨663%,与之相应的是“在线办公”搜索热度的强势上涨。

表面上看,在线办公似乎仅仅是将线下办公搬到了线上,但要知道,在线办公实现的前提是要拥有强大的IT基础设施作为支撑,而企业员工、合作伙伴和客户的互相沟通联系,以及对企业关键应用和数据的访问,全部都要依赖于网络通道,对数据安全性、应用稳定性、系统可操作性都要求甚高。此时,在线办公的客观需求便会倒逼企业去打造IT基础设施、完善信息化管理系统,而这又是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一步。

当然,在线办公仅仅是其中的一个领域,企业想要在线上办理更多业务并开拓新的增长点,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同样不可或缺。

至此,中小企业的“自救”方案便一目了然;而叠加阿里钉钉、腾讯企业微信、百度Hi等远程办公平台部分商用服务的开放,以及未来即将全面商用的5G……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正在按下“快进键”。

别忘了,还有政策的支持——在工信部发布《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帮助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共渡难关有关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到要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

二、数字经济的“硬骨头”在于产业数字化

放眼全球,数字化浪潮已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而广泛应用的数字技术,正在从三个方面深刻地改变着国民经济发展态势:

其一,替代性:即因摩尔定律的存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以计算机、互联网为代表的各种信息通信技术产品的价格持续快速下降,使得这些产品对于其他传统领域的产品会形成非常明显的替代,进而带来更多经济效益;

其二,渗透性:作为一种通用目的技术(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数字技术能够渗透至经济社会运行的各个领域,无论是农业、工业还是服务业,在显著促进产业技术创新的同时,不断推动着新产品的生产与新模式的诞生;

其三,协同性:数字技术与土地、资本、劳动力等其他生产要素的有效结合,不仅能改善资源配置状况,还能增进要素间的协同性,进而大幅度提高生产效率,带动经济增长。

也正因为如此,抢占数字经济发展的制高点、把握新形势下的产业变革机遇已成为所有人的共识。

诚然,就我国而言,随着近些年互联网与各种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状态与工作方式已被彻底重塑,以电商、手游、外卖、短视频、直播、新零售等为代表的各种新兴业态不断涌现,更是走在世界前列。

与之相应的,是全国近9亿网民每天都会在搜索引擎、社交媒介、电商平台上留下超乎想象的数据体量,而大数据这种新型生产要素及企业资产,正在培育增长动能、辅助企业决策、驱动业务发展、降本提质增效等方面发挥着愈加重要的作用,而基于百度、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的大数据平台,行业观察者们对于商业市场分析与宏观经济预测的基本范式也得以进化升级。

从这个角度看,我国的数字经济着实已经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我们理应感到骄傲和振奋。然而,此次“黑天鹅事件”的发生,却又让我们收获了不一样的感受。

自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以湖北为首的众多省份医用物资需求量激增,疫情防控的物质保障工作备受关注。依靠广泛组织复工复产与社会捐赠等手段,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武汉等城市的医用物资供给压力,但从全国层面看,仍有大面积地区的医用防护服、医用口罩以及护目镜等重点物资难以得到满足。

之所以会形成这种局面,除去春节假期以及物资运送不及时等因素外,至少还有以下两点原因:

一方面,受应急物资供应链上下游的“信息孤岛”效应影响,市场信息无法快速精准地反馈到上游生产环节,导致生产企业不能真切地捕捉到各地的应急需求,从而形成市场供需的错配,而物资在运输过程中的遗失风险也不能得到较好把控;

另一方面,由于信息化程度较低,多数企业并不具备柔性生产与转产的能力,仅有小部分自动化程度高、资金实力强的企业依托平台建设了医用物资生产线,大量潜在的产能尚未得到有效释放。

这些也暴露出我国产业端的数字化短板。

理论上讲,数字经济应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个维度的内容,前者为数字经济的基础部分,后者才是数字经济的最终目的,这便意味着后者要比前者更具意义。

问题恰恰出在这里。

必须承认,尽管我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数字技术也比以往有了明显提升,但相关企业的核心发展思路依然是面向C端,即追求快速增长的用户数量,以互联网营销思维、流量思维、平台思维推动数字经济规模持续扩张。但在B端企业层面,绝大多数主体仍处于数字经济的感知阶段而非行动阶段,覆盖全流程、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的工业数据链尚未得到良好的构建,内部数据资源较为零散,外部数据融合度同样不高。

尤其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受资金、技术、人才等因素所限,其数字化转型步伐更为缓慢,网络化、智能化的基础更加薄弱,进而导致他们连续管理能力欠佳、抗风险能力不足,而这些也严重制约着我国产业数字化的整体进程。

换言之,若是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能够有所突破,我国产业数字化势必会迎来质的飞跃,而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乃至国民经济的更高质量增长,都将因此而提速。

而今在疫情影响下,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开始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根据百度搜索大数据和中国中小企业协会联合调研结果显示,在各种弥补企业经营损失的方式中,有35.12%的中小企业主选择了“远程办公或尽量使用线上化”,其比例数值为各项最高(见下图)。主观意识的提升,加上国家政策引导与巨头的技术扶持,在前方等待中小企业的,可能真的不全是坏事。

免费获取报价

  • 29923329

  • 杭州市丰庆路498号北软智慧科创大厦203

  • 0571-85815193

  • pady@1t2.cn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 2008-2021 杭州派迪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20  www.hzpad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4029905号-1     公安备案:33010802008411    软著登字第3457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