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视频网站补位,中国游戏行业开启华尔街新篇章

2020-05-05

从三大门户网站到端游大厂并起

2000年6月30日,网易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第三家于美股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前两家分别是中华网和新浪,第四家是搜狐)。

事实上,2000年是公认的互联网寒冬,破碎的泡沫化成满地的注销新闻,国内对于互联网的质疑远甚如今人们对于区块链的态度。即便是三大门户网站,在纳斯达克的第一年也都是流血上市,如履薄冰。到了2001年,新浪的股票跌倒了1.06美元冰点,搜狐跌至60美分,而网易则只有53美分。

这一年,中国香港的有线宽频拟以8500万美元买下网易,双方离最后的牵手只差一纸合约。然而就是在签协议的前夕,有线宽频突然反悔,理由众说纷纭,后来纳斯达克那边也暂时叫停了网易的股价交易。好在步步高老总段永平慷慨解囊,帮助丁磊解决了燃眉之急。

同样也是在这一年,网易全资收购广州天夏游戏技术公司,正式加码网游市场。除了资本交易,双方还定下了新游的开发方向——以《西游记》为蓝本改编一款新的网游。

在获得《西游记》改编权后,当时的网易CEO孙德棣还找来了好友周星驰代言了这款游戏。2002年6月,《大话西游online》横空出世。据网易当年Q3财报,若不考虑此前其他因素的赔偿金,网易在当季的净利润为2530万元人民币。这也是网易上市后第二次实现盈利,第一次盈利只有3.83万元人民币,游戏业务的效应,可见一斑。

2003年《梦幻西游》上线,32岁的丁磊问鼎中国首富。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就当网易全力加速,率先摆脱三大门户网站的发展桎梏后,噩耗降临。

2005年中秋,年仅38岁的孙德棣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虽然此后的网易成为了华尔街最受欢迎的中概股之一,但还是不免让人感慨,如果这位年轻CEO还在世,如今的互联网格局又会是怎样。

其实从2004年开始,网易就开始面临越来越多后来者的挑战。

2004年,彼时国内手机游戏收入第一的空中网挂牌纳斯达克,SP业务也成为了当时的一大上市热潮。同年5月,盛大登陆美股,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游戏股,陈天桥也一举成为中国新任首富。一个月后,大洋彼岸的港交所迎来最后一个上市门户网站,不过相比于盛大的风光,当时并没有太多人关注到这只“幼狮”。

随后的五年,美股市场分别迎来的游戏公司还有第九城市、巨人网络、完美时空、畅游、以及拆分后的盛大游戏等等。传奇、奇迹、魔兽、征途、诛仙、完美世界、天龙八部,再加上网易的两大西游,可以说单单只是将这些名字汇集在一起,就足以代表了那个客户端游戏最好的时代。这是当时中国游戏行业最好的阵容。

可谁又能料到,在全球游戏市场最为成熟的美国,这里的投资者却唯独不懂中国游戏。

“华尔街不懂我”

2010年,电子商务与视频网站掀起中概股的上市狂潮。而此前已经爆发过一轮的游戏股,却已略显疲态。

2011年,盛大网络于纳斯达克退市,陈天桥的一句“华尔街不懂我”成为了那时中概股于美股市场的时代缩影。

四年之后,当年盛大上市的真正功臣盛大游戏也宣布退市,差不多同期退市的还有巨人、完美、中手游。空中网也于这一年宣布私有化,两年后正式退市。再加上最近的畅游,至此,曾经奔赴华尔街的端游大厂,就只剩九城与“老大哥”网易了。而其中的九城,我们已很难称之为游戏公司。

从市场数据与后来的发展来看,这些端游大厂显然是被低估了。巨人网络退市前市盈率只有个位数,虽然近几年因新品乏力等原因,巨人整体的财报没有那么亮眼,但目前的市盈率基本也是在30+。

更具代表性的是完美世界,挂牌美股期间,完美世界股价长期位于发行价下线,市盈率只有10.0左右。截至私有化前,较之同期A股的掌趣、天神、昆仑万维、中青宝等公司,市盈率少了十倍甚至是百倍。而回归A股后,完美世界目前的市值已达600亿+,位列中国第五大游戏公司。

再来看最近的畅游,据其财报披露,2019年畅游的净利润超12亿元(1.78亿美元),基本是行业前十的水准。而截至目前,畅游市值只有40亿元(5.91亿美元),尽管比母公司搜狐高出了87%的市值,可较之巅峰时期已经缩水了超30亿美元,市盈率更是不到4。各大投资者与财经媒体均表示,相比于被纳斯达克低估,回国后的畅游将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可见“华尔街不懂我”并非个别现象,但由于上市门槛低,短期见效快,不远万里奔赴华尔街的中概股,仍不在少数。游戏领域亦是如此。

三大视频网站入场,中国游戏行业迎来美股新故事

2018-2019年,B站、虎牙、斗鱼三大代表新兴产业的互联网公司登陆美股。不同的是,虎牙斗鱼毕竟是直播公司,至于B站,其上市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摘掉“游戏公司”的帽子。

所以与其说是美股的游戏公司开始了新的故事,倒不如说是中国游戏行业对于西方资本的挑战,已经进入到了下一阶段,更加多元化。而且相比于端游大厂进军华尔街时期的出道即巅峰,这三家视频网站在美股的开局,更像2000年的三大门户网站。

截至发稿前,尽管斗鱼虎牙都实现了扭亏为盈,但两家公司的股价均在发行价下线,二者共同面临的问题均是营收结构过于单一。此情况几乎是当年三大门户网站的翻版再现,营收主力单薄,缺乏新的增长点。好在两家公司背后都有超级公司的撑腰,所以远不用担忧生存问题。

B站更有意思,在上市前夕,不管陈睿如何向老外解释“B站的商业模式是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华尔街的分析师还是会指着《FGO》80%以上的营收贡献对他说:“Whatever,你们是家游戏公司。”

比陈天桥幸运的是,分析师和媒体不懂B站,但资本大佬们懂。腾讯、阿里、索尼先后注资B站,在动漫、游戏、电商、音乐、影视、短视频等年轻人所喜爱的领域,他们都能得到巨头们的资源倾斜。2019年,陈睿还为B站定下了三年内市值突破百亿美元的小目标,而从结果来看,他们完成此目标,只用了一年。

可在另一方面,年亏损13亿也是B站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在游戏收入成功降至50%之后,B站的亏损反而扩大了2被多,多元化布局也形成了摊大饼的局面,饼很大,能不能吃饱另说。

此外站在游戏角度,B站所谓的“去游戏化”也并非是削弱游戏,更像是减少对单一产品《FGO》的依赖,近一年B站也没少推出“重量级产品”。只是游戏行业对于爆款的定义毕竟是以长线为主,至于能否找到《FGO》之后的第二爆款,未来三个月内《公主连结》的表现,或许就是目前的答案。

斗鱼虎牙扭亏为盈,但股价却持续低迷。哔哩哔哩市值一路走高,可盈利能力始终为人所质疑。当然对三家公司而言,这只是开始,游戏公司于美股的闯荡史已然说明,开局并不一定能够决定最终的走向。除了要让华尔街读懂自己的故事,异乡作战的厂商,也需要面临更加严峻的资本环境,以及足以扭转偏见的硬实力。

不管结果如何,这些新兴领域正与仅剩的正统游戏大厂网易一起,开启了中国游戏行业闯荡华尔街的2.0时代。

免费获取报价

  • 29923329

  • 杭州市丰庆路498号北软智慧科创大厦203

  • 0571-85815193

  • pady@1t2.cn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 2008-2021 杭州派迪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20  www.hzpad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4029905号-1     公安备案:33010802008411    软著登字第3457658号